用户: 密码: 验码:
  冉庄系列故事——爆炸英雄梁连恒     抗日烈士张森林     抗日烈士李连瑞     冉庄溯源     古槐释疑     黑风口琐谈   2019-12-15 星期日
    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地道战精神 >> >> 正文
出奇制胜地道战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原创 | 日期:2019年8月11日 | 浏览288 次] 字体:[ ]

  冀中平原长达万余公里的“地下堡垒”,户相通、村相连,纵横交织,能藏能打,使日寇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——

  一部电影《地道战》,使几代人关于地道战的记忆历久弥新。然而,时至今日,恐怕许多人并不清楚:当时,人们是怎样琢磨出了出奇制胜的地道战战法?在日本侵略者的眼皮底下,又是怎样完成了这么浩大的工程?地道战究竟有多大威力?

  盛夏时节,我们探寻地道战遗址,访问熟悉地道战的老人,求教专家,在拉直一个个问号的同时,对这一伟大创造更加肃然起敬。

  从“蛤蟆蹲”到多口洞

  在冉庄村著名的古槐西侧,有一处古旧院落,居住着老两口,女主人是抗日战争时期曾担任冉庄村妇女自卫队队长的张景芝老人,她是村里仍然健在的熟悉地道发展过程的几个人之一。

  历经沧桑,85岁的张景芝已是满头银丝,但身体看来还很硬朗。和着吱吱的蝉鸣和院中老伴儿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》的哼唱,老人打开了话匣子,把我们带入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———

  挖地道是被敌人逼出来的。我1938年嫁过来,那时日寇就多次进犯冉庄,烧杀抢掠。在打击敌人的同时,家家户户都琢磨怎么少受损失。

  一开始,群众常在敌人来到之前,带人携物躲到村外的青纱帐。可秋冬季节,庄稼地里藏不了人,怎么办呢?后来,人们又琢磨出了在偏僻、低洼的野外挖隐蔽地洞的办法。一般的洞有3米多长,二三尺高,能放下一床铺盖,人钻进去能躺能坐,人多了就半蹲着,像蛤蟆冬眠,所以叫做“蛤蟆蹲”。后来,一些干部开始在村里就近挖洞。冉庄村的第一名党员叫张森林,他在自家的红薯窖下侧掏了一眼大深洞,有时就在洞里召开秘密会议。

  可是,这样的地洞一旦被鬼子发现,就是死路一条。于是,人们又琢磨出了有出口的地洞。即使敌人发现了一个洞口,也可以从另外的洞口及时转移。一次,敌人来村扫荡,发现了李恒深家面柜下的洞口,要下手破坏时,里边藏着的一名革命干部立即转移了。从单口洞到双口洞、多口洞,再到洞洞相连,就成了地道。当时,附近不少村也有这种地洞。

  从地道防御到地道作战

  可见,最初修筑地道,只是人民群众的一种自发行为,目的也只是为了防御。那么,仅仅作为藏身处所的地道,又如何发展成了能够有效打击敌人的作战手段呢?保定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朱赤的话令人豁然开朗———

  冀中地道战的形成和发展,蠡县功不可没。蠡县人挖隐蔽洞比较早,形成地道也比较早。1941年5月,该县三区在曲堤村一带利用地道打了胜仗,而地方武装无一伤亡。这一消息很快传到高阳、任丘等地,大大促进了地道斗争发展。然而,地道斗争也经历了曲折。当时的地委曾错误地认为地道斗争是“右倾退却路线”,为此撤了蠡县县委书记的职。新县委书记上任后,便把地道斗争推翻了,主张和敌人硬拼,结果造成了损失重大的“齐庄惨案”,全县党、政、军机构几乎全被破坏。当年秋天,冀中军区政委程子华派工作组到蠡县等地进行调查,掌握了第一手材料,才充分肯定了地道斗争的重大作用。1942年3月,冀中区党委专门召开会议,统一了思想,决定向全区推广地道斗争的经验,使地道斗争逐渐在整个冀中大地开展起来。

  1944年秋,杨成武担任冀中军区司令员。他对多个县区的地道进行了大范围的考察,系统总结了地道的构筑以及战术、技术等方面的经验,写成了《冀中平原上的地道斗争》,作为秘密文件油印下发各地,把地道发展为可以大量杀伤敌人的战斗阵地。

  冉庄的“地下堡垒”

  高高低低,时而摸黑前进,时而弓身而行———在冉庄,我们感到了地道斗争的艰辛和伟大。而现存的3000米地道(对外开放的仅1200米)不过是“冰山一角”。冉庄地道战纪念馆的陈富介绍说,当年冉庄地道包括4条干线和24条支线,全长16公里,可是一项“宏伟工程”哩。

  81岁的刘大雨是亲手修过地道的冉庄老民兵。那天,我们慕名前去采访,却逢老人出外割草去了。直等到将近午后1时,老人才推着满满一三轮车草回家。可听说是来采访地道战的,老人饭也不吃,水也没喝,坐在板凳上就讲了起来———

  村里原来就有地道,但形成规模,还是1945年的事。

  1944年冬天,伪治安军计划以一个营在冉庄建一个中心据点。在这关键时刻,清苑县委决定利用地道战和敌人争夺冉庄。1945年1月,县武委会机关也搬到了冉庄,召开了村民动员会,同村干部、民兵一块儿研究确定地道修筑方案,就是沿十字街挖地道干线,外加支线,沟通原有的地道。

  挖地道的第一镐就从十字街中心开始。当时正是天寒地冻,一镐刨下去只能凿一小块土疙瘩。为加快进度,全村能劳动的都上了,大概有400多人,每8个人分成一组,每隔10米向下挖一个出土口,到了一定的深度,两个出土口对着挖,挖通了再把出土口填死、伪装。挖出的土散到全村各地,这样即使敌人来了,也不知道洞口在哪。当时几乎是昼夜不停啊,大家就轮着班干。我记得一共挖了12个昼夜,干线就成了。以后,又挖通了与孙庄、姜庄的联村地道,还有通向村外隋家坟、河坡的地道。地道内设立了路标、照明灯、指挥所,交叉处设立了翻板陷阱,成了坚固的“地下堡垒”;地上又修了许多工事。我们当时的设想是“诱敌深入,关门打狗”,所以,全村除留4个主要出入口外,其余的全部堵死了。

  地道修成不久,保定日伪军向附近据点增兵600多人,进犯冉庄。防守在村边工事的民兵边打边撤,敌人进了村,我们的人都钻了地道,敌人听见枪声,却见不到人,一头雾水,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,只能被动挨打。这次参战的民兵有20多人,只有步枪10支,土枪6支,手枪一支和一些手榴弹、地雷。但由于近距离射击,杀伤力很大,敌人只好撤退……

  长话短说吧,八年抗战中,冉庄借助地道战,对敌作战72次,其中大的战斗有5次,歼敌2100多人,真是打出了威风。县武委会给我们颁发了“地道战模范村”锦旗,敌人“宁走黑风口,不往冉庄走”。
 
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
Copyright 2019-2021 保定市清苑区冉庄地道战遗址文物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备案号: 冀ICP备17002286号-1
地址:保定市清苑区冉庄 邮编:071100
电话:0312-8036158  邮箱: 34868938@qq.com QQ: 34868938